<option id="aoiey"><wbr id="aoiey"></wbr></option>
<tr id="aoiey"><wbr id="aoiey"></wbr></tr>
<samp id="aoiey"><wbr id="aoiey"></wbr></samp>
<acronym id="aoiey"></acronym>
<menu id="aoiey"></menu>
<code id="aoiey"></code>
<xmp id="aoiey"><option id="aoiey"></option>
<rt id="aoiey"></rt>
現代牧業深陷問題漩渦,行業發展引發社會關注
2015-01-30 全球品牌網  馮啟

請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近期,我們注意到現代牧業身陷各種負面事件難以自拔,污染問題、問題牛問題頻頻遭遇曝光。一時間關于企業的污染問題、發展模式問題、企業道德問題的各種批評和思考聲音此起彼伏。

無視污染終遭處罰

  10月中旬,安徽省肥東縣環保部門因現代牧業旗下子公司現代牧業(肥東)有限公司的環境違法行為向其開出巨額罰,并全縣通報。時過多日,現代牧業并未對上述事件進行公開披露。

  有媒體記者在當地現場調查了解到,肥東現代牧業擅自利用槽罐車外運沼液肆意傾倒的行為存在已久,多次造成環境污染并最終遭到環保部門查處。

  此前,現代牧業曾在招股書中表示“我們的各個畜牧場均配備牛糞處理設施,足以處理各畜牧場產生的所有牛糞”。

  現代牧業總部位于安徽省馬鞍山經濟技術開發區。2010年11月在香港聯交所成功上市,成為全球第一家以奶牛養殖資源上市的企業,并一舉成為國內規模最大的奶牛養殖企業及生乳供應商。截至目前,現代牧業在全國八個省共建萬頭規模奶牛養殖牧場22個,奶牛存欄數超過20萬頭。財報顯示,其第一大股東為蒙牛乳業

  現代牧業(肥東)有限公司位于安徽省肥東縣白龍鎮長王村,建設占地面積2383畝,總投資6.5億元人民幣。而該公司沼液污染卻飽受當地群眾指責。

  11月4日上午,采訪記者在白龍鎮寧廟村附近看到,在距離公路大約兩百米處的一個魚塘,水呈暗黑色,臭味熏人。兩個村民正穿著膠靴,在塘里撈魚。岸邊成群的小魚已經翻起了白肚。“有人往塘里倒了牛糞液,魚兒缺氧,都死了。”村民向記者表示。

  周邊村民告訴記者,這牛糞液是兩天前有人來倒的,村民們擔心地說,“魚塘到公路邊修了那么長的溝渠,以后肯定還會倒,到時候污染會不會越來越大啊?”

  下午2時許,肥東縣環境監察大隊的執法人員趕到現場。調查發現,黑色的液體其實是沼液,是牛糞發酵而成。這些沼液來自現代牧業(肥東)有限公司。

  肥東縣環境監察大隊張隊長表示,魚塘并沒有做任何防滲措施,沼液可以滲透到其他地方,給田地帶來安全隱患。另外,沼液有臭味,也會給衛生防護距離以內的居民帶來污染。

  張隊長告訴記者,沼液存放需要做防滲處理,還需要考慮四五百米的衛生防護距離內有沒有居民等,“他們還沒有履行這些程序,就先開始傾倒,屬于違規行為。”因此,肥東縣環保局當天要求,立即將魚塘的沼液清走,迅速處理掉。http://www.g8982.com/隨后,環保部門還將對有關責任人進行處理。

  事實上,寧廟村的沼液污染并非個例。就在距離這個魚塘不遠的該縣民族鄉新豐村藕塘組,村頭的一個水塘已經被沼液污染多時,至今污染仍未除清。

  今年6月5日,藕塘組村民向肥東縣環保局反映稱,在其家屋后面70米處有一水塘,原本清水綠草,周圍農田都靠此塘水育秧和種秧,可現在變成了一塘黑水,老遠就能聞到一股惡臭,現在此塘周圍的農田無人再敢種植水稻。

  肥東縣環保局調查后回復稱,經查該水塘水體受到污染的主要污染物是沼液,來源于現代牧業(肥東)有限公司,該水塘存儲沼液未經環保部門許可,未做任何污染防治措施,屬現代牧業(肥東)有限公司擅自利用槽罐車外運沼液在此傾倒,造成環境污染。該局現場責令現代牧業立即停止違法行為,杜絕未經環保等相關部門許可,擅自傾倒、存儲沼液;立即安排人員清理水塘內的沼液,消除環境影響。

  11月4日,記者在新豐村看到,塘水依然一片黑,水塘里寸草不生。村民張翠霞告訴記者,之前還有臭味,現在過了這么長時間,味道是沒了,但水塘還污染著。“有的田當時用了水塘的水,秧都死了。有的人本來在旁邊養了雞,現在也不養了。”

  肥東現代牧業沼液中心張姓負責人對此表示,新豐村的沼液是外包公司違規傾倒的,“我們已經取締了他們的資格。”他承認,目前確實還有底泥沒有清理干凈,“我們也一直在跟村里溝通,但確實難找地方處理。”

  事實上,肥東現代牧業的污染并不止存在于沼液這一個方面。

有知情人向記者反映,近日,安徽省肥東縣環保部門向現代牧業(肥東)有限公司環境違法行為開出了罰單,給予其罰款10萬元的處罰,并全縣通報。11月4日,肥東縣環境監察大隊張隊長證實了這一說法。現代牧業張姓負責人表示,http://www.g8982.com/這一問題是企業內部運營產生的,并不是沼液外運引起的。

實際上,這樣的處罰對現代牧業來說根本無關痛癢。財報顯示,2013年現代牧業銷售收入32.89億元,同比增加61.67%,凈利潤4.81億元,同比增加17.67%。而其當年收到的政府補貼就高達5043萬元。而據現代牧業披露,截至2014年6月30日,現代牧業共在中國營運22個畜牧場及2個在合資公司投資的在建牧場及公司自建的2個在建牧場,飼養總共約19萬頭乳牛。

  大牧場難題引發思考

  現代牧業曾在招股書中表示:“我們各畜牧場每天平均產生約700噸牛糞,全部均經我們于各畜牧場的中央發電系統收集及加工,轉為生物氣用以發電。繼而透過我們的循環系統將余下的牛糞循環再用,以轉化為肥料。我們生產的肥料主要用于我們本身的飼料種植田或提供予當地農夫(大部分為免費),當地農夫則向我們供應飼料”,“我們的各個畜牧場均配備牛糞處理設施,足以處理各畜牧場產生的所有牛糞”。

  中商流通生產力促進中心乳業分析師宋亮表示,萬頭牧場奶牛養殖不僅對地理環境、飼料、水源、物流運輸等要求很高,對環境的承受能力也有嚴格要求。

  華中農業大學動物科技學院孫麗萍等人的研究報告顯示,“每頭成年母牛每天產生16公斤糞便、7公斤尿,其中含氮126克、磷61克,這些糞污的化學需氧量為99克,據此計算,萬頭牛場每天產生160噸牛糞、60噸尿,加上沖洗牛舍所產生的污水,污染物量巨大;相當于每天排泄1258.9公斤氮、1264.2公斤磷、3.69公斤銅、16.46公斤鋅、35170公斤有機質、32.08公斤氨氣、4602公斤COD,對其進行無害化處理的要求和環保壓力非常大,需要投入大量的資金進行污染物處理。早在1988年,農業部就估計全國畜禽糞污的排泄量相當于當時工業廢棄物排放量的34倍。”

  現代牧業高管曾表示,糞污處理后需要處理的只是沼液,一頭牛一年只需5畝地來消化就可以。而肥東現代牧業存欄量為20000頭奶牛,一年也就需要10萬畝地來消化。現代牧業張姓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采訪中證實,現在該公司每天大約產生1400噸左右沼液。在大部分是耕地的皖中地區,一年完成近50萬噸沼液降解非常困難。

  據業內人士介紹,畜禽糞污厭氧發酵會產生大量沼液,屬高污染物,無法直接排放至環境中,沼液也不能直接灌溉農田,直接灌溉的話很多農作物都會被“燒”死。沼液中重金屬含量偏高,氨氮含量也高,除了夏天溫度高會有臭味外,長期排放沼液的土地如果沒有鋪設防滲膜的話,會導致重金屬等物質污染地下水,土地也會出現板結化。

  業內人士表示,沼液一般需要在三級氧化塘中進行有氧發酵,方能達到農業灌溉標準。而且沼液并非隨時可用,通常要在農田收割之后才能還田。沼液一年只能一到兩次大規模外運,因此企業必須配套有足夠儲存七個月沼液的氧化池。一個萬頭牧場需沼液氧化塘9萬立方米,大約相當于50個深1.8米、寬21米、長50米的標準泳池。

  與此同時,一些土地在使用幾年沼液后肥力足夠需停用一段時間。因此牧場周圍用以消納的土地在一段時間后必須向外擴張,而沼液的外運成本也會上升。

  事實上,沼液經過凈化處理后是可以達到排放標準的。而萬頭級別牧場一般設備投資約在2.5億元,糞污處理后要達到排放標準,環保設施需要投資約4000萬元。不過,后期處理成本也非常高。

  對于萬頭大牧場的養殖模式,奶業專家們也早認為存在問題。

  除環境壓力之外,萬頭級別牧場規模養殖還面臨著奶源的不安全性的風險。有乳業專家曾指出,萬頭奶牛集中飼養,容易滋生疫病,特別是大規模圈養,飼養環境條件惡劣,所產原奶易出現質量安全問題。

早在2002年,來自全國各地的38名畜牧專家曾專門探討超大牧場選址以及經濟規模等問題。他們達成的共識是,在中國南方,1000~2000頭奶牛的牧場可實現最佳規模效應;在北方,除了呼倫貝爾等少數地區,其他地方并不具備建設萬頭牧場的自然條件。

“問題牛”風波再起

現代牧業因牛糞污染領巨額罰單的余波未了,近日又陷入“問題牛”風波。

此次涉事的現代牧業(寶雞)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現代牧業寶雞公司),位于陜西省眉縣,是現代牧業的萬頭規模養殖牧場之一。

有媒體記者近日從西安市灞橋區農林局獲悉,陜西犇犇牧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犇犇牧業)通過競標,購買了現代牧業寶雞公司90頭淘汰牛。西安市動物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出具的動物疫病檢驗報告顯示,其中5頭牛“結核病”檢測結果呈陽性,37頭牛“布病”抗體檢測呈陽性。

記者從西安市公安局食藥品犯罪偵查支隊獲悉,其已介入調查。據澎湃新聞報道,目前,犇犇牧業法人代表李海平因“涉嫌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罪”,被警方刑事拘留。

值得一提的是,現代牧業寶雞公司不僅涉嫌出售“病牛”,其檢疫程序更是涉嫌違規。西安灞橋區農林局副局長羅新正向記者表示,根據屬地管理原則,牛、產地檢疫證明、耳標三項必須相一致。“但現代牧業寶雞(公司)出售的牛耳標與產地不符合,牛是眉縣的,而開具檢疫票和證明,及掛耳標的卻是扶風縣,這是不允許的。”

此外,蹊蹺的是,寶雞市眉縣畜牧中心負責人王勃森告訴記者,現代牧業寶雞公司稱,90頭牛都打疫苗了,但是沒有報備,正常程序是公司自己打,疫苗可以自己買,但是要報備上級部門(陜西省畜牧局)批準以后才能打。

“這次檢測出陽性,到底是防疫性的還是病源性的,現在還不(能)確定。”王勃森說。

記者從犇犇牧業內部人士處獲取的關于購買奶牛的情況說明顯示,犇犇牧業法人代表李海平今年9月份從朋友口中得知現代牧業寶雞公司有淘汰牛出售,隨后開始競標。9月25日上午,李海平通過網上競標,以每公斤高于市場價2毛錢(20.3元/公斤)的價格報價。幾天后,現代牧業寶雞公司通知犇犇牧業競標成功,并簽訂了合同。10月19日,犇犇牧業向現代牧業寶雞公司支付150萬元,運回90頭牛。

作為萬頭以上的牧場,寶雞牧場的規模在現代牧業各牧場中舉足輕重。“他們牧場現在總共有1萬7000頭牛。”王勃森告訴采訪記者。

事實上,這已不是現代牧業寶雞公司第一次“事故”。眉縣動物衛生監督所提供給記者的資料顯示,今年3月27日,眉縣動物衛生監督所接到群眾舉報稱,現代牧業寶雞公司在對外銷售病牛,后經查實,現代牧業寶雞公司因此被罰2000元。

對于上述情形,記者致電現代牧業總裁高麗娜,未獲得正面回應。其后,與記者的短信往來中,高麗娜僅稱公司會出公告(回復),爾后不愿再多說。隨后記者致電現代牧業寶雞公司負責人李驍勇,但對方得知記者身份后,立即掛斷電話

現代牧業官網信息顯示,截至目前,現代牧業在全國8個省共建萬頭規模奶牛養殖牧場22個,奶牛存欄數超過20萬頭。據此推算,現代牧業是不是每個萬頭牧場都有數量不等的病牛,最終都會用變通的方式出售。這種做法是不是行業普遍存在的潛規則?這些病牛按照法規最終應該如何處理?一系列的問題引起了社會的廣泛思考,也在引發關注的同時產生了諸多負面聯想,這無疑會再次加劇對中國乳業的不信任感!馬年的現代牧業雖然不順,總是因為牛帶來諸多煩惱,但我們卻無法真正的同情現代牧業,因為他不但引發了行業的危機,還把行業的道德自律問題再度擺在了國人面前。

馮啟歡迎與globrand(全球品牌網)作者探討您的觀點和看法,馮啟,品牌維度魔方理論體系創始人;資深的品牌、營銷專家,歷任世界500強企業、大型國 企、民營企業高管;北京大學、清華大學MBA班營銷類主講教授;多年上榜中國十佳咨詢師; 中國品牌研究院研究員;國家乳品中心首席戰略專家;中國國際品牌發展戰略聯合會顧問; ATA注冊CMO;中國市場總監CMO認證中心以及中企就業工程特聘講師;資深財經作家,多家知 名財經媒體的專欄作家和特約撰稿人。聯系方式: MOB:18686852906 MSN:fq3686@hotmail.com EMAIL:fq3686@163.com QQ:30216114 網易博客: http://fq3686.blog.163.com(與我聯系時,請說明您是在“全球品牌網”看到這篇文章的。) 進入馮啟專欄

加入全球品牌網項目庫
·擁有獨立商鋪,免費發布項目!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關注創業,關注項目,每日精選各領域有趣文章。(微信掃描如上二維碼,或者直接添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深五月婷婷